dgd54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天行緣記 起點-第兩千一百零三章 可居讀書-czuso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在阎小三的洞府内易天破禁而入将他擒住,稍稍显露了下自己的实力便让对方吓得把老底都抖出来了。没想到这个阎小三的身份还有点意思,竟然是黄泉族皇室血脉。
藥孽:美人如毒藥
要知道这黄泉族的阎邱在妖界的时候就一直和自己过不去,如果有机会一填自然是不会错过给他上眼药的机会。
这段时间本就是想盘算着怎么进入地狱界去将当年狞瑞霖托付的事情解决掉。如果自己单枪匹马的去对付幽冥大帝狞狂实在是下下之策,不说强龙难压地头蛇,自己的修为和实力还是和他有点差距的。
如果真是去硬碰硬那是被逼到绝境才会行的策略,如今地狱界虽然和幽冥界分而治之,可两界的来往密切。还有那黄泉守卫的势力横跨地狱界和幽冥界之中,这也是幽冥大帝狞狂不敢将其赶尽杀绝的原因所在。
毕竟以他一己之力还没能完全将幽冥界控制在手上,还有黄泉守卫内的人也都对狞狂知根知底,他们打心底里还是不认可这位幽冥大帝的。
而在黄泉守卫既然是以黄泉为命名说明其族内修士在其中的势力也是举足轻重的,如此在地狱界中才让其一家造成独大的局面。
听说黄泉守卫的大长老正是出身于黄泉族的,虽然自己没有见过其真人,但是二长老狞瑞霖,三长老宛中流都认识。如果要想对付狞狂还是要联合黄泉守卫才行,可自己和阎邱的关系闹得那么僵要想通了合作完全没有基础。
原本易天还在想如何扶持蛮角族上位,现如今黄泉守卫的三位长老已经少了一个狞瑞霖。宛中流这个三长老自然也会身份提升下,但是要想对付狞狂还是需要黄泉守卫通力合作之下才行,势必黄泉族这一关一定要过。
看了看面前的阎小三,易天计上心来开口问道:“好既然你说是身具黄泉族皇室血脉,可至多也只有一半而已。明显你并不是纯正的黄泉族人,即便是将血脉之力激活了也未必能够将黄泉族的功法修炼到极致吧?”
闻言阎小三脸上却是毫无惧色道:“前辈有所不知我自知身上的血脉之力虽然弱于普通的黄泉族人,可另一半血脉却是幽冥族皇室的。单论主次来说自然是比普通的黄泉族修士强上不少了。”
眼前一亮易天倒是没想到这个阎小三还真是奇货可居啊,竟然是黄泉族和幽冥族的混血孩童。如果培养得好可以身具两族的功法之长,将来的成就必定是无可限量。
想到这里易天心中慢慢盘算了起来,是要将利益最大化。但在这之前还要做个最后的确认,想罢却是问道:“既然你说你身具两家血脉之长,那现如今幽冥族的皇室内同辈的人你可唤得出名字么?”
步步为赢
这回倒是将阎小三问住了,易天也是气定神闲的打量起他来,只要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自然可以证明其所说的真伪了。
想了会阎小三挠挠头道:“我只记得有几个表兄,幼年时见过一面而已。”
“报上名来,我事后自会去确认的,”易天淡淡地说道。
“表哥有狞文昌和狞文景,此二人最为突出,当年我见他们时大家修为只有金丹期吧,不知道现在有多强了,”阎小三说道。
心中一怔易天暗道:‘看来身份确认无疑了,这阎小三还真是奇货可居啊。’
想罢易天则是开口说道:“如此你不如拜我为师吧,说不定今后会有你无尽的好处呢。”
阎小三闻言却是满脸现出狐疑之色,随后打量了下才道:“你要做我的师傅只怕还未够格吧,以你的实力竟然连我施展的小手段都看不穿,只怕修为也没怎么强过多少。”
易天听罢也是为之语塞,当时不过是临时起意倒放他一马没想到会被当做个把柄,只怕此时阎小三心中还是认为自己是个不入流的化神期修士吧。
无奈苦笑了几声易天则是开口道:“那你心目中理想的师傅是什么样子的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天下之弈 朝歌時雨
“至少也有分神期修为吧,”阎小三撇撇嘴不屑的道:“要知道我两个表兄从小都拜在了黄泉守卫三长老宛中流的门下学艺,如果我还在皇族之中虽然无法拜入那样大修士的门下但最差也要有个合体初期的师傅为我保驾护航吧。”
感情他还是吹鼻子瞪眼看不上自己了,易天也不多话嘴里冷哼一声,暗暗运动真力。那声音在阎小三的耳边炸响恍如一声暴雷顿时把他震得头脑发昏,身体是摇摇欲坠几乎是站不稳了。
鬼域聖皇 不敗死神VS
太後宅鬥用菜刀 熊丫頭
三息后阎小三才意识到面前之人修为即便是没那么强,可也远胜于他,形势比人强眼前也只能委曲求全下。稍迟阎小三哆哆嗦嗦的开口道:“既然前辈执意如此,那晚辈便恭敬不如从命吧。”
“放心我只是收你为记名弟子,什么时候你想通了要成为我正式弟子再来求我吧,那个时候可要心悦诚服才有机会,”易天淡淡一笑道。
“未知师尊大名,还请告知,也好让徒儿行全跪拜之礼,”阎小三脸上略有戏腻的道。
鬼妃要上天
说起来二人交谈了许久自己都没有报过家门,现在贸然要收他为徒行事之间显得略为仓促了点。
想罢易天嘴角一笑开口道:“我叫易天,是个灵修。门下已经有个大弟子修为在筑基期的样子,名叫夏旻煜以后你见到他即便是修为比他强但也要以他为尊才是。”
阎小三则是撇撇嘴勉为其难的回道:“知道了。”
随后走上前来在易天面前缓缓跪下,三拜九叩后行了师礼。
易天知他心中不忿可又是被形势所迫不得已才低头,但入得自己门下即便只是个记名弟子将来的好处也是无穷无尽的。只是现在自己不变表露身份罢了,所以阎小三才会有如此表现。
嘴角微微一笑待他行完礼后易天却是开口道:“好了既然你拜我为师又行完了礼,今后自然是一家人了。但是你这‘小三’的名字不大气,说出去将来不免坠了我的威名。今日师尊我便帮你改个名字,就叫阎文雄吧,与你的表哥连字将来也能表明是同辈之人。”
这般说辞倒是让阎小三面色稍稍缓和了下来,好似自己也说中了他的心事那般。以他原本的经历自然会在心底里将血统视作为不可逾越的雷池,自己只消抓住这一点便可以缓缓破开他的心理防线。
想了会阎小三才装作略有勉强的样子点头道:“名字不错,比起本名来强了不少,又能够彰显我的身份。”
“其实我的本意是想如果你不满意的话便将我宗门内的辈分字加入你的名字中,”易天眉头一挑说道。
“满意满意,以后我就叫阎文雄。”
眼见这般激将的说辞起了作用易天也是面带笑容道:“好吧,你且随我走吧,这里便留给你那同伴去吧。”
阎小三哦不现在应该叫阎文雄听罢脸色一紧似乎略有些不舍之意,但是看看面前师傅的脸色有些发寒。随即急忙回道:“既然如此弟子自当跟随师傅离去。”
“好好好,把你手上兑换来的灵石都留给你那同伴,这些东西说起来还真是不入流,”易天不屑的道。
蓬萊宮闕情
可阎文雄听罢脸上却是露出点肉痛的神色,手中的储物戒拿起后又放下似乎是很难做决定。
再见,昨天
易天则是冷哼一声道:“文雄切记要拿得起放得下,今日你放下的东西虽然可观,但将来得到的会更多。切不可因一己私心而放弃了眼前即将到来的更大利益。”
阎文雄闻言手上微微一抖随即脸上却是露出了然之色从储物戒中取出些许灵石放入储物手镯内,随后将手镯至于石室正中的蒲团之上。末了还取出了份玉符写下点信息后放在了储物手镯边上。
片刻后二人悄无声息的出了洞府来到外面,易天看看天色仅仅过来个把时辰而已,随后迈开步子便朝城中走去。
身后的阎文雄急忙追上前来问道:“敢问师傅现在我们去哪里?”
“去善后,把你从我这里取走的玉佩找回来才是正事,否则这万佛城又该乱了,”易天没好气的道。
“切,区区一块玉佩能搞出什么事了,”阎文雄不屑的道。
易天自然是不想和他多解释什么,那块‘通明玉’玉佩要是出现在万佛城的拍卖会上被有心之人瞧见了必定会引起一阵不小得风波。自己一向行事低调自然是不想提早暴露身份才是,想罢取出块传讯玉符在上面飞快的写下了些许信息后便激发了送了出去。
在万佛城内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办些事还得靠蛮角商会出面才是,以宛角兰的心思聪慧应该很容易从自己的字里行间内找到问题的所在并想出解决的办法来。
“那块玉牌被我送到‘四海典当’去了,”阎文雄不好意思的说道:“师傅要是想将其取回似乎不是走这条路吧?”
“亏你还有脸说得出,你的眼里也不过如此罢了,”易天不屑的道:“那‘四海典当’的掌柜算是有些眼力识的真货,此时多半已经送到城内的拍卖行去了。你对万佛城内还算是比较熟悉带路吧,我们直接过去。”
阎文雄听罢只好加快步伐一阵走在前引路,二人花了没多久便来到了城内最大的拍卖行所在的位置。与此同时易天发觉有道灵光正朝自己所在的位置飞来,定睛一看正是宛角兰回复的玉符传讯。
伸出手来轻轻一接将那块玉符握在手上,神念侵入飞快的通读了便。三息后脸上变了数遍才叹息道:“没想到这事情还变得真麻烦,看来我们得要再花点心思才行了。”
“师傅收到的信息怎么说?”阎文雄急忙问道。
“那块玉佩已经被收录到拍卖的序列之争了,只怕想要暗中赎回也是极不容易的事,”易天瞪了一眼接着道:“都是你干的好事。”
阎文雄却是满不在乎的回道:“是是是,也不知道谁在大街上闲逛给我得了手,现在还怪起我来了。”
知道这话没法和他再聊下去,易天静下心来想了想随后又道:“好吧,既然如此你就跟我去见识下这万佛城拍卖会的盛况吧。”
“切,这里的拍卖会我来过没百次也有几十次了,”阎文雄却是不屑的道:“我到想要看看是怎么个见世面法,师傅你修为不过是化神期顶多是进到二楼的包厢罢了。”
自己当然是不愿意和他一般见识,不过说到待其去见识下场面也不是什么空话。以阎文雄以前的修为和身份至多是在拍卖会的大厅内和那些低阶修士厮混在一起。
从那传讯玉符上获悉这万佛城内的拍卖会也不是时常会举行的,通常每十年才有一次举办的机会。之前的一场刚过数年不久,照理说是还有个几年功夫才会轮到下一场。
錯嫁總裁
只是万佛城最近不知怎么回事收集了些奇珍异物,而卖家却是急于脱手的情况之下才会临时多加一场拍卖会。
因为事出突然所以通知发出去后各大商会都要求将拍卖会的时间略做推迟以便于他们能够及时赶到捧场。
眼下正要举行的一场拍卖会的时间定在了十天后巨型,届时各大商会都会派人前来参加。而且有不少异界商会也会将自己手头上的好东西拿出来,再加上从万佛城内收集而来的东西都会拿出来供众人竞拍。
易天自然是托了蛮角商会的门路才能进入的,而且之前宛角兰给出的传讯玉符内也将商会常年包租的贵宾厅拿来给自己用。所以这才有给阎文雄开开眼界一说的事。
而据宛角兰玉符内所言那贵宾厅原本就是留给宛中流等人用的,现在拿来招呼自己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在门口处易天出示了宛角兰的传讯玉符,上面自然也带有蛮角商会的标识徽章。这拍卖会中的执事有分神期修为,都是万佛城内大雷光禅寺的驻守。验证了信物又听明来意后便直接带着二人上到拍卖会场的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