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i09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七十五章 美豔岳母李秋水鑒賞-f8985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女童丝毫不为所动,脸上畏惧、害怕、茫然,像个鹌鹑似的,瑟瑟发抖。
“童姥不要装了,我和乌老大这些人,可不是一伙儿的,也没有杀你的心思,只不过想讨要回一些东西。”
墨非看天山童姥还在装傻,也不在意,继续说道:“灵鹫宫是逍遥派的祖产,给你霸占了几十年,现在逍遥派新的掌门人已经诞生,也该到了你归还的时候。”
天山童姥巫行云嘴唇嗫嚅了几下。
墨非从唇语中可知,巫行云在说:“无崖子呢?无崖子哪儿去了!”
看来不愧是老处女了,关注点永远都只有一个——男人。
“无崖子已经死了。”
“不可能!”一直装无辜的巫行云,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震惊之色。
“师弟有一身北冥神功真气护体,即便是再活五十年,也不是什么问题。”
毫无疑问,逍遥派的武学,都能长春不老之效用,不论是巫行云还是李秋水,都能以近百的高龄,保持青春容貌,还能继续拈酸吃醋作妖。
北冥神功和小无相功、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在长生效果这一点上,应该差距不大。
“可是他的北冥真气没了呢?”墨非笑道:“他已经将自己七十年的北冥真气,传给了传人,连带逍遥派的掌门位置,也一并传了下来。”
“好了,无崖子的事情先放在一边,现在我就想问问你,天山灵鹫宫,你是交还是不交?”
血色浪漫的青春
天山童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天山灵鹫宫,那是姥姥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你想要,可以,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她似乎已经将墨非认为,他就是那个无崖子的传人,逍遥派新的掌门人。
虽然离事实有点差距,但也差不多了,干女儿的东西,和他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吗?
“就童姥你目前面临三十年散功之期,我似乎还真有这个本事。”墨非摇了摇头,说道:“我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亲眼看着你被乌老大给杀死就好了。”
巫行云沉默了下来。
网游之帝王归来
继承了无崖子七十年功力的人,大概率都不是灵鹫宫的九天九部足以抗衡的。
只要她死了,灵鹫宫里面的众人信念崩溃,硬拿下来,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臭小子,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巫行云道:“我可以将记载与灵鹫宫的所有逍遥派门派武学秘典的密室开放给你,你救我出去。”
因为灵鹫宫才是逍遥派祖地的原因,逍遥派有大量的武学,都是记载于灵鹫宫后殿的一个石窟之中。
大概率就包括了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白虹掌力、传音搜魂大法等诸多逍遥派的武学。
哪怕对墨非来说,也算是很有参考价值的宝地。
“哈哈哈,童姥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墨非笑道:“你灵鹫宫的九天九部之中,有人能够挡得住我?再说了,逍遥派的祖传武学,肯定就是逍遥派新任掌门人理所应得之物,我想去看,需要跟你交易?童姥你想要继续活下去,这个筹码,可不够!”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唔……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逍遥派新任掌门人刚刚上位,身边却没几个伺候人的丫鬟,这可不行。这样吧,你将灵鹫宫里面梅兰竹菊四个剑侍给我,我就先救你一命,怎么样?”墨非道。
天山童姥的性子刚烈无比,如果硬要整个灵鹫宫,她怕是宁死也不愿妥协。
那么退一步好了,能够得到四个剑侍也不错,梅兰竹菊可是四胞胎,还个个都是美女的那种。
巫行云思考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答应下来。
当然,等她恢复了功力,愿不愿意履行承诺,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要知道,逍遥派之中,就属她这个大师姐最厉害,无崖子这个掌门人都比不了,所以一旦她功力恢复,她会需要惧怕一个无崖子的继承人吗?
而墨非嘛,也没有指望从巫行云身上得到点什么,反正都是要救她的,不然他还能看着长得那么漂亮可爱的一只小萝莉,被乌老大那种糙汉子给一刀砍了?
不可能的嘛!
当然,如果巫行云想要反悔,那么墨非会让她知道后果——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她一定会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没有人可以随意哄骗他,而不付出代价,特别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乌老大前面一番宣言完毕,便大声道:“众家兄弟,请大家取出兵刃,每人向这女娃娃砍上一刀,刺上一剑。这女娃娃年纪虽小,又是个哑巴,终究是缥缈峰的人物,大伙儿的刀头喝过了她身上的血,从此跟缥缈峰势不两立,就算再要有三心两意,那也不容你再畏缩后退了。”
他一说完,当即擎鬼头刀在手。
一干人等齐声叫道:“不错,该当如此!大伙儿歃血为盟,从此有进无退,跟老贼婆拚到底了。”
“墨大哥,我们救救那个小姑娘吧!”王语嫣拉了拉墨非衣角。
她在墨非身边,根本不知道墨非和天山童姥之间的交流,只是她看着乌老大等长得奇丑无比的一群丑逼,要将那个长得极为可爱的小姑娘给乱刀砍死,当然不忍了。
这年头,颜值即正义,乌老大他们长得丑,便是原罪。
王语嫣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墨非不想去救那个小姑娘,她自己也是要去救的。
战龙记
“好啊。”墨非笑着点了点头。
解救天山童姥巫行云,没什么好说的,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墨非甚至都懒得跟乌老大这些乌合之众打照面,直接将天山童姥给夺了过来,然后带着王语嫣就离开了。
……
“哇这小妹妹好可爱啊,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王语嫣好奇的打量着巫行云。
“是挺可爱的。”墨非伸出双手,狠狠扯了扯巫行云皮肤如牛奶般的俏脸,哈哈笑道。
“小子,你敢这般欺辱姥姥!”天山童姥暴怒,一把打开了墨非扯她脸颊的手。
王语嫣惊讶的看着天山童姥,这小丫头不是哑巴吗?
而且……
“什么姥姥,你分明就是一个小孩子嘛,不能假装大人哦,以后就叫你云云吧!”墨非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样?”
巫行云怒不可遏,如果不知道她的身份也就罢了,可是墨非明明知道她就是天山童姥,还这么欺负她,分明就是在侮辱她!
等等——
巫行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王语嫣,眼眸登时闪过惊怒之色,伸手一把抓向王语嫣:“你和那贱人什么关系?”
王语嫣的相貌,至少有五层和李秋水相似,巫行云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就妄为和李秋水明争暗斗多年的大师姐了。
“贱人?”王语嫣皱眉,说道:“小姑娘你在说些什么?”
“别跟我装蒜了,就你的相貌,简直跟李秋水那个骚狐狸年轻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天山童姥冷笑道。
“李秋水,我外婆,小姑娘你认识我外婆,可是……怎么可能?你不可能认识她的!”王语嫣惊愕的看着天山童姥道。
“外婆?”巫行云面色一变,说道:“也就是说李秋水有女儿了?她和谁的孩子?她不是只和李元昊生了一个废物儿子吗?”
巫行云和李秋水打交道这么多年,自然早就知道,李秋水成为了西夏的皇太妃,李元昊的妃子,也是西夏现任国主的母亲。
可是李秋水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儿?
生孩子又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干的事情。
关键还在于,那是李秋水和谁的女儿?
王语嫣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外婆是李秋水、外公是无崖子,母亲叫做李青萝,父亲叫做段正淳。”
如果说王语嫣先开始还没有认出来,天山童姥是谁,可是就后面巫行云的口气和话语,都让王语嫣很是敏锐的猜测出来,这就是那个临近三十年散功之期的师伯祖天山童姥。
王语嫣感觉,自己一开始没想到,也不能怪她啊,谁能够料想得到,巫行云,竟然被乌老大这种小瘪三给抓住了,差点死在了乌老大的手中。
幽暗主宰
如果灵鹫宫的九天九部那个猜测的到,那么此时怕是她们和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都杀得血流成河了。
“果真是无崖子!我的好师弟!”天山童姥咬牙切齿的说道。
无崖子和李秋水成亲离开缥缈峰之后,便隐居在了大理无量山琅嬛玉洞之中,和天山童姥断了联系,她又如何知道,两人生了一个女儿呢?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巫行云问向王语嫣。
“因为我外公临死前交代我,要尽力劝阻师伯祖你和我外婆之间的恩怨,否则他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王语嫣道。
“哈哈哈,无崖子说得轻巧,我和李秋水那贱人之间的恩怨,三天三夜也说不玩,也是说能劝阻就能劝阻的?”天山童姥不屑道。
要想让她放弃李秋水害得她不能再长大的仇恨,除非她死了。
而李秋水那里,想让她放下自己划花了她的脸的仇恨,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巫行云在二十六岁时,本有一次机会通过练功治愈残疾,不料被李秋水在他练功的紧要关头大喝一声。使她走火入魔全功尽弃,从此残疾终身不治。
“好了,现在告诉姥姥,无崖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夏幽不忘 繁星孤
王语嫣也没有向巫行云隐瞒无崖子消息的必要,于是便将无崖子这些年被丁春秋暗算,掉落悬崖,下半身摔成肉泥,吊着一口气度日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丁春秋这个混账,姥姥我一定要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巫行云气愤难挡。
異世之召喚文臣猛將
“丁春秋已经死了,被我娘和我亲手割下他的头颅,然后放在外公坟墓面前,作为祭奠。”王语嫣道。
“真是便宜他了!”巫行云愤愤道,在她看来,王语嫣和李青萝这种小姑娘懂得什么叫做折磨人的手段?看她控制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手段就知道了,折磨人,她才是专业的。
“无崖子为什么不遣人来向我求助?”
“外公说,他无颜再见故人。”
无崖子选择了李秋水,而抛弃了巫行云,甚至连灵鹫宫就抛下了,他怎么有脸去让人找巫行云?
李秋水就更不可能了……
“愚蠢!”巫行云骂道:“他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我可是他的大师姐,难道会……”
说着话,巫行云的面色忽变,青一阵紫一阵的。
“不好,我快抑制不住了,赶快去给我找些生血来!人血、鹿血、鹤血都可以!要快!”
返老还童之后,巫行云功力全失。修练一日后回复到七岁时的功力,第二日回复到八岁之时,第三日回复到九岁,每一日便是一年。每日须得吸饮生血,方能练功。
天才名醫
便如蛇儿脱壳一般,脱一次壳,长大一次。
巫行云已经因为乌老大,而耽搁了不少时间了,若是再喝不到生血,无法练功,她九十多年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真气,直接就将会撑得她直接爆体而亡。
“小事情,等我两分钟。”
墨非笑了笑,转身进入了森林之中。
还没到两分钟,很快就提着一头梅花鹿走了回来,扔在了巫行云的面前。
巫行云迫不及待的撕开了梅花鹿的脖颈,大口大口的喝着鲜血。
喝完血之后,巫行云盘膝坐下,右手食指指天,左手食指指地,口中“嘿”的一声,鼻孔中喷出了两条淡淡白气,吐出来的白气缠住她脑袋周围,缭绕不散,渐渐愈来愈浓,逐渐成为一团白雾,将她面目全都遮没了,跟着只听得她全身骨节格格作响,犹如爆豆。
过了良久,爆豆声渐轻渐稀,跟着那团白雾也渐渐淡了,见那巫行云鼻孔中不断吸入白雾,待得白雾吸尽,巫行云方才睁开双眼,缓缓站起。
约莫间,巫行云就长大了一岁。
她笑了一下,还没有说话,陡然间便听得一阵忽远忽近,不知道方向,但是声音清脆悦耳,如银铃般的美妙:“咯咯咯,我的好师姐,师妹听闻你散功之期将近,特意来看望你来了,你怎么不出来见见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