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kkf好看的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不計較-8unmu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的话,让江松盛喜出望外。他没想到,自己的付出,回报来得这么快。其他人也大喜过望,虽然给胡孝民送了份厚礼,可拿到米粮统制会南通办事处和粉麦统制会南通办事处的理事,等于拿到通往财富大门的钥匙。
而在家里看热闹的章以佩,得知胡孝民在宴会上宣布的命令后,拿茶碗的手猛地抖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晚上没去南通大饭店,将会失去什么。
参加接风宴的商人,回去之后,迅速转移要统制的各种商品。比如原本库存一百万斤粮食,回去后马上修改库存,伪造交易单,把一百万斤库存变为十万斤库存。
这凭空消失的九十万斤粮食,以后将为他们带来巨额的财富。
而没有参加接风宴的人,只能被查封存粮。以后没有取得移动证,他们的粮食一粒都不能再卖。
章以佩虽是晚上得到的消息,可他也是重点照顾对象,胡孝民在南通大饭店宣布消息,这边就有人查封章以佩各个堆栈的存粮。作为南通第一大粮商,章以佩的存粮超过了五百万斤。
这些粮食全部登记在册,以后每一斤粮食的买卖,都要经过米粮统制会南通办事处的许可。也就是说,粮食虽是章以佩的,但他已经没有决定权。
爱到无路可退
“二弟,你给我安排一下,我晚上单独宴请胡孝民。不就是要钱吗?江松盛给了十根金条,我给他二十根!”
章以佩确实有些后悔,他原本觉得,自己是南通商会会长,又是第一大粮商,胡孝民想在南通搞清乡工作,绝对离不开自己。
接风宴他虽没参加,但有不少他的人。胡孝民想让商会出面,光靠一个江松盛,可没那么容易。
哪想到,胡孝民直接抛出《战时物资移动取缔暂行条例》,将他名下所有粮食全部封存。又搞粉麦统制会南通办事处和米粮统制会南通办事处,那些人听到可以当理事,突然之间全部倒戈。
我的仙女老婆
抗日之雪耻 沧月傲天
有了米粮统制会和粉麦统制会,南通商会名存实亡,他这个会长也一落千丈。所有人都知道江松盛成了办事处的副主任,他这个商会会长一无所有。从今天开始,已经没人登门了。
门庭冷落,说明衰败开始了。章以佩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他开始后悔,还是应该给胡孝民一个面子的。有自己在,哪有江松盛出头的机会?
校园美人志
章述之很快给章以佩带了一个坏消息:“胡孝民不想见你,他也‘生病’了。”
極品王妃,王爺我要和妳離婚 我從來不存在
章以佩淡淡地说:“那把金条送给他吧,再加十根,总共三十条小黄鱼。我就不相信,三十根小黄鱼还治不好他的病!”
他当然知道胡孝民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想要钱么?接风宴自己托病没去,胡孝民这是报复呢。
胡孝民不会跟金条作对,三十根金条他笑呵呵地收下了。但是,也仅限于此。
“章队长,你回去告诉章会长,接风宴的事我不会计较的。”
章述之一愣,犹豫着说:“胡主任还有其他话带给他吗?”
三十根金条,就买胡孝民不生气?估计大哥知道后,会气得半死。
胡孝民随口说道:“让他好好在家养病,不要有其他想法,统制会的事,暂时交给江松盛,他把商会搞好就行。”
胡孝民的话,让章以佩气得直接摔了茶碗。
茜茜王妃 河姆渡人后代
章以佩怒吼道:“三十根金条,就换来他的不计较?都说胡孝民贪得无厌,我看他是吃人不吐骨头!”
章述之劝道:“大哥,你就不要再计较了。让江松盛去弄统制会事也好,要是弄不出什么名堂,不还得你出手么?”
不管將來怎樣 潘妮
如果章以佩参加接风宴,再给胡孝民送上三十根金条,有现在这样的事?当时他就劝过,不要跟胡孝民作对,人家刚来南通,得给足面子。
章以佩冷冷地说:“我对统制会的事不感兴趣,你去转告胡孝民,让他把我的粮食解封。三十根金条,可不是这么容易拿的。”
他本就对胡孝民不满,又看到他收了自己三十根金条,结果却什么都没表示,心里当然有气。至少,也得把查封的粮食解封嘛。要不然,自己的三十根金条怎么赚得回来呢?
章述之苦笑着说:“我可以试着说一下,但他未必会同意。”
枯骨之刃 一朝歌舞一朝醉
章以佩吼叫道:“他要是不同意,我就去苏州告状,我就不信,天下没有说理的地方。”
胡孝民当然不会同意解封,章以佩的为人,他很清楚。之前配合姜颂平和日伪,封锁新四军根据地,是日伪的爪牙。自己来南通后,章以佩想自抬身份,觉得没登门拜访,竟然不参加接风宴,那就让他永远都别参加了。
胡孝民冷冷地说:“你去告诉章以佩,他老老实实的,就还是商会会长。要是敢乱来,别人我没提醒。”
——————
章述之讪笑着说:“胡主任,能否少解封一点,哪怕解封一吨粮食,面子上也能说得过去了。”
胡孝民冷笑着说:“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接风宴的时候,他给了我面子吗?既然他无礼在先,就别怪我不仁在后!”
蝕骨寵 蘇如煙
章述之无话可说,章以佩确实有错在先,他以为胡孝民为了南通的稳定,不会得罪他这个商会会长。可哪想到,胡孝民有了江松盛后,根本就不鸟他。现在的章以佩,已经是个空架子。所有人都知道他得罪了胡孝民,也没人敢上门了。
章以佩听说之后,气得全身发抖。但是,晚上他还是备了一份厚礼,亲自到胡孝民家里拜访。
哪想到,胡孝民得知他来之后,依然是“生病”,让顾慧英代为接见。
顾慧英没有收礼,送他出来的时候,把礼物又原样放到了他的车上。
見好就收
顾慧英劝道:“章先生,这段时间孝民工作很忙,你也知道,苏北的新四军很猖狂。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清乡上面,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清乡工作。”
章以佩沉声说道:“请胡夫人转告胡主任,章某在南通还是能说上话的。他的清乡工作,南通商会一定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