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gla精彩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14章 各自的吻推薦-ud2mr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李柔鬼魅一笑,透着阴气。
瘆!
吓得小兰声都有些颤抖:“李总,您万一要有什么不测,我哥会内疚一辈子的。”
“是他先斩后奏,逼我出此下策。”
“……”
小兰吓得,脸都有些青了…我这傻妹妹,压根不知道李柔有多坏。
这不!
吓人成功的她,得意坏笑中问我:“叶飞,你家这妹妹好天真,把她送我如何?”
“边去。”
邪王溺宠毒妃 良辰一景
没好气,我回了她句。
也不忘哄一哄傻小妹:“你崇拜的李总大人,有事没事就乱发神经,习惯就好。”
“讨厌!”
被取笑的小兰,红着脸跑回卧室。
“哈!”
我看着她背影笑了笑,回头问李柔:“真要用自杀威胁刘总?”
“对。”
“有用吗?我意思是,用自杀吓唬有用的话,你早就可以用这招,逼曹铭破产。”
“这些年刘娴…就是我母亲,她必须让步。”
“万一她…”
神道 午夜幽魂
王爷太坏,王妃太怪 默雅
“无所谓。”李柔不在乎中道:“若她愿意拿我命赌一把…呵,我就没必要顾及。”
“你想?”
“晨曦商贸是我爸生前所建,我是继承人…之所以被刘娴掌控,是她先用自杀来威胁。”
“……”
我,还是别接话了。
这对母女,都不是正常人,李柔话意思很明确,她没夺权,是尽身为子女义务。
六指女配進化論 燕柯
但对刘总,没母女之情…
她提及自己父亲称谓是‘我爸’,而谈及刘总称谓,是‘我母亲’或直呼其名。
得!
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不掺和。
而李柔则好奇中问:“还以为你会劝我别过激,怎么蔫了?”
“随性就好。”
“哦?”
“之前想让你见的那位心理医生,建议我别较真。”
“这样啊!”
“嗯。”
我,真不较真。
一来,是想到陈欣叮嘱;二来,看李柔这姿态,劝也没用,不如自个也洒脱些。
无敌奶爸
得!
两亿,有着落了!
攒不出钱,得出力。
站起身来请示:“李富婆想吃啥,我这做小白脸的,一定伺候好您。”
“吃你。”
“信你个鬼。”
很无趣中,我回了句。
上次就在这出租房,和李柔睡一张床,嘴都一口没亲,她就爬我身上抖个不停。
搞半天,就是个试验品。
拉到吧!
进厨房前,我郑重表态:“在外我是小白脸,对内,我就是男闺蜜,主次分得清。”
“委屈吗?”
“不敢。”
摆摆手,走进厨房。
这儿没肉馅,做不了馄饨,打算煮个挂面凑合吃,反正女人晚上都不怎么吃饭。
然而锅还没坐上,听到背后脚步声。
超級狂仙 老蕭
不带回头,被李柔从身后抱住,嘴唇在我耳边私语:“明天,我就去和曹铭离婚。”
“嗯。”
“而今晚…呵,名义上来说,我还是她老婆。”耳边吹着风,李柔身伸进我衣衫。
呃…
她的手,开始向下游走。
“别。”
我选择抵抗,按住李柔手时也反驳:“你做不了,我也不想做试验品,何必撩?”
“想疼你。”
“喂、喂…”
我身上鸡皮疙瘩,一身一身的起来,习惯了别她欺负,猛然被疼,很不习惯的。
想转过身去,却被李柔抱得很紧。
而她点出理由:“你说过,想睡曹铭老婆,来洗刷自己绿帽之辱…最后机会了。”
“哈!”
我苦笑中,借助厨房玻璃看着李柔,她好像认真了。
至于我…
茉莉花正白 亢力
讲真!
她不提这茬,我都忘差不多,而心中也明白,当初睡她想法,不过是自欺欺人。
这一点,李柔应该明白。
也问她:“你受得了吗?”
“把我灌醉。”
“何必呢?”
“权当是给男闺蜜你的,福利。”说着,李柔手在衣衫内离开,怀抱在我胸前。
讲头,藏于我身后。
玻璃中,已看不到她神情,但声音依旧传来:“换了别的男人,一定会愿意的。”
“会乐疯。”
“而你…猪脑子,有便宜干嘛不占?”
“哈!”
笑着,转过身来,抱住李柔同时说:“上次你让我来硬的,这次又主动想喝醉。”
“嗯。”
“谢谢你为我着想,但…李柔,如此难为自己为什么?”
“想尝试爱上另外的男人。”
“我还是试验品?”
“不。”
“那是?”
“男闺蜜…”说这,李柔抬起头来,目光中含着柔情说:“叶飞,做我情人吧!”
重生之冷魅狼君请温柔
情人?
最早,我们只是用这个身份做掩护,可实际中,已是真真假假,说不清、道不明。
而在刚刚,我表态只是男闺蜜。
现在,她正式邀请。
或许真如李柔所说,她想爱上叶威之外的男人。
而我,是唯一选择。
一时彷徨,我脱口而出:“你说过,别让我爱上你。”
“女人善变。”
“还会变吗?”
“以后的事,以后说。”
她给出棱模两可回答后,毫无征兆中,踮脚尖,将吻不重不轻的,落在我唇上。
很软,有些凉。
米露之外,我首次吻了别的女人。
而与之相伴的,是李柔身体颤抖中说:“我会把自己灌醉,如果做我情人,来吧!”
“不来是猪脑子吗?”
“是傻逼。”
“哈!”不禁中又是自嘲一笑,我选择本能的回答她:“我已经习惯,当傻逼了!”
“那换个说辞。”
“请。”
“不来的话,你是觉着比不上米露吗?”李柔说这句话时,眼中带有强烈挑衅。
够狠!
我…
要骗人,我王八蛋!
此时此刻,没有丝毫性.欲。
不是李柔魅力不及米露,而是对她,有了莫名其妙感受。
是爱!
又好像不是。
也再一次选择本能回应:“上次见米露,我很想抱她…我这傻逼,仍旧爱着她。”
“对,傻逼!”
“那你知道,小兰为什么喜欢撮合你我吗?”
“说。”
“她想让我爱上你,从而忘掉米露。”
“好主意。”
仍在我怀中的李柔,平静道,没有一丝波澜…果然,我还是猜不透,她心中所想。
那…
我说:“我们情况各异,但有一点相同,心中爱的人,让彼此都忍受着痛苦。”
“对。”
“巧的是,你想爱上我、我想爱上你,咱们比比?”
“比什么?”
“比比,谁先爱上对方,敢吗?”说着、问着,我附身过去,将吻还给了李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