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ljl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笔趣-第三百二十四章 劍一的死因-v3kdh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两年?”陆水多问了一句。
“是的王,如果变化再大一些,可能还会缩短几个月。
时间不太等…”孤影老人本来想说时间不太等人。
需要尽快想办法。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陆水就直接打断了:
“有些久了。”
孤影老人:“???”
他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两年还算久?
对他们这些修真者来说,两年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闭个关都是百年为单位。
两年如日月交替一次,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
“王,是两年,不是两千年。”孤影老人觉得他还是提醒一句比较好。
“两年很长了,只要不是近半年问题都不大。”陆水随口解释了句,他可没听成两千年。
“对了。”陆水来到了小镇的公园,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顺便把点心打开:
“观察一下那位意识是什么时候恢复,察觉到了意识恢复,告诉我一声,我过去跟他交流一下。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險 布萊德
如果没有察觉到,等他差不多可以出海了,告诉我。”
相对来说,那个存在是非常古老的。
而且实力一点不弱。
到时候他可以过去跟对方交流一下,如果交流的愉快,对他来说能够知晓远古不少事。
如果交流不愉快,就抹掉吧。
上一世没看到过这人的踪影,大家相安无事。
这一世希望对方不要太蹦跶。
“是。”孤影老人应下。
他很好奇王两年后要怎么对付对方,怎么看也不太可能的样子。
但是他没有提出质疑。
相信王就可以。
“还有个小问题。”陆水拿了块点心打算吃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您说。”孤影老人恭敬的说道。
“再过四个月,不,五个月左右,你们有空吗?”陆水问道。
“王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做吗?蓝夜国上下必竭尽全力。”孤影老人立即道。
陆水没有任何事需要他们做,王这种事久而久之就会遗忘,所以他也不在意。
毕竟他不可能再去蓝夜国。
“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到时候派一两个代表来就行。”陆水平静道。
说完咬了口点心,感觉热腾腾的可能更好吃。
孤影老人不懂陆水是什么意思:
“王说的是什么事?”
“年初,我要成婚。”陆水把点心吞了下去,继续道:
“有空吗?”
“有,有的。”孤影老人愣了下,有些激动应下。
随后不太敢相信道:
“王说的就是这件事?”
“不然呢?”陆水随口道。
后面没再说什么,他们便结束了通话。
孤影老人站在英灵殿中,他眼中带着欣喜。
王邀请他们参加婚礼,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无上的荣幸。
但很快就凝重了起来。
他站在英灵殿的祭坛上,开始唤醒一些沉睡的英灵。
很快大将军等人就出现在祭坛上。
“国师,有何紧急之事?”大将军立即问道。
如果没有必要,国师不会打扰他们沉睡的。
而且看国师的面色,也知道绝对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孤影老人看向大将军等人,低沉道:
“王他…”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有些紧张。
王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他们前进的光芒,是他们道路的指引者,如果王出现了意外。
英灵殿可能会因此而坍塌。
毕竟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再凝固。
“国师,王他怎么了?”大将军立即问道。
国师看着所有人,一脸的凝重。
但是他越凝重,大将军等一些将领就越紧张。
“王他…”国师吸了口气道:
“王他在年初即将大婚,让我们派几个代表过去。
诸位将军觉得,我们要为王准备什么礼物?”
所有人:“……”
这么让人振奋的话,说的这么沉重。
差点吓死人。
————
陆水坐在公园吃着点心,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
不过还不到回去的时候。
吃点心的同时,陆水又拿出了那本剑一围棋传。
不是为了看这本书,而是为了让人觉得自己在看这本书。
好隐瞒他勾勒天地阵纹的事实。
万一慕雪她们就下来逛街了。
“你别乱飞,这附近有许多灵兽,你一只普通的鸟,容易被当猎物。”
“停我肩膀上,别停头上。”
“这里这么恐怖我为什么不离开?”
“因为还不能离开,而且这里可以说是修真界最安全的地方了。”
“我这些年经常在修真界行走,怎么可能没钱,没钱我可以卖假药养你。”
在看书的陆水,突然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随后他抬头望了过去。
是公园门口方向。
“哦?这么快就来秋云小镇?”陆水看着声音方向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对方应该要晚一些时日才能找来,没想到这才几天居然就已经找了过来。
是的,来人是叶新。
此时的叶新穿着普通的短袖,是现时代的衣服。
他依然背着剑匣。
除了这些,他头上还停着一只青鸟,时不时的啄着叶新的头。
陆水看到他的时候,叶新也发现了陆水。
原本还带着笑意的叶新,突然停了下来,他头上的青鸟好像有些疑惑。
而后顺着叶新的眼睛看向的方向望了过去。
它看到了陆水。
这时候青鸟安静的停在叶新头上,它知道叶新这几天一直找的人,找到了。
而这个人就是它的救命恩人。
它不知道这人会让叶新付出什么。
“不用担心。”叶新轻声安慰了下青鸟,就迈步往陆水方向而去。
陆水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以前每次都有些头疼。
这次则有些紧张。
如果对方真的是那个人,那他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
“来的比我预想的要早。”看到叶新走过来,陆水开口打了个招呼。
听到这句话,叶新就愣在原地。
现在的他就停留在陆水前方不远处。
“你,真的是那位存在?”叶新有些不敢相信。
对方很年轻,他肯定。
可那位存在,不可思议的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让他相信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少年,他总感觉是天方夜谭。
“玖留下的烂摊子不过是差了一个开关,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陆水放下书平静的说道。
对他来说,玖留了不少烂摊子,大部分都是很简单的东西。
目前来说,就天灾古城让他感觉到棘手。
以他现在的实力,依然无法解决那边的问题。
当然,天灾古城是不死族所在,那里几乎有着所有不死族人。
强大非凡。
非要拿个东西作比较的话,应该是冥土,天灾古城一旦放开所有限制,灭杀冥土并不难。
这还是没有名单上那个人加入。
不死族顾里,这个人有没有在天灾古城,他也不知道。
这是跟剑一那些人一个层次的人。
按剑一所说,他都能算玖的保镖了。
如果玖需要保镖的话。
叶新听了陆水的话,最后恭恭敬敬朝着陆水一拜:
“多谢东方少爷,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这时候青鸟也是恭敬的朝着陆水这边一拜。
它不能说话,只能这样表示。
“我说了,那是你的报酬。
重生之盛世崛起
不过把你引来,是有一些问题问你。”陆水吃着点心说道。
他对这种事从来不会在意。
更不需要对方报答。
因为确实只是给了对方报酬而已。
他做事就是想做,或者顺手。
“东方少爷想要知道什么?
只要我知道,必知无不言。”叶新恭敬说道。
陆水指着旁边的位置道:
“坐。”
叶新没有拒绝,卖假药的时候,他也是这般被动。
还算习惯。
青鸟安安静静的待着。
——————
“东方少爷是想知道哪方面的事?”叶新曾经是九阶强者,他自认为自己知道的东西不算少。
而且他活了很久很久。
“你对远古的事知道多少?”陆水不再吃东西,而是把点心收了起来。
现在是问正事的时候。
“远古时期是很漫长的岁月,不知道东方少爷指的是哪一段?”叶新问道。
“关于独一真神玖还未陨落的时期。”陆水想了想又道:
“那时候的修真界,你有多少了解?”
叶新摇了摇头道:
“我是后来得到真神指点,有了足够的实力,前往尘世,也很少知道关于修真界的事。
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传奇人物的传说。
比如当世无敌的道宗剑一。
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那时候的我其实并不强大。”
对于这些陆水能够理解,从那些故事能大致猜出来,只是想亲口问问罢了。
“那么关于真神陨落的事你知道吗?
或者说真神陨落那天发生了什么?”陆水又问。
“真神陨落那天?”叶新思考了下:
“我记得我本应该在沉睡,但是突然间的异动惊醒了我,哪怕在彼之海岸,那异动还是传了进来。
可怕的力量在冲击着彼之海岸。
仿佛随时都能破开彼之海岸的空间。
而就在那个时候,我接收到了类似天劫大数据的东西。
那数据告诉我,独一真神即将陨落。
我被这个消息吓到了,本能的觉得这是假的。
可是下一秒我听到了真神的声音。
她说:对不起,我要失约了。
那一瞬间我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信,永不应该陨落的真神陨落了。”
“后面呢?”陆水问道。
这些他已经从弱水三千那里听过了。
虽然重复,但是陆水不在意。
因为从第二个人得到相同的消息,就意味着消息的准确性没有问题。
那时候真神确实是以这种形式陨落的。
净土没有相关记载,说明他们没有人跟真神有关联,或者说不认识真神。
所以得不到天地大数据提醒。
而玖本就跟那些人没有约定,自然也不会传消息给那些人。
叶新这次倒是没有思考:
“之后外面好像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是并没有传递到彼之海岸。
不过没多久彼之海岸就承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冲击,比之前还要强烈。”
“不是天劫?”陆水好奇的问道。
要知道弱水三千感受到的是天劫。
异常可怕的天劫。
可叶新这里感受到的好像不是天劫。
“应该不是天劫,我还听到了声音,几句异常愤怒的声音。”叶新想了想最后还是觉得不是天劫。
“声音?”这就更让陆水意外了,叶新经历的好像跟弱水三千不太一样:
“内容是什么?”
“剑一,整个时代没有人可以阻止你的脚步,只要你愿意,至高天境唾手可得。
你毁了我无数年的计划,你该死,该死啊。
你毁了我。”叶新看着陆水认真道:
“应该就是这些话,我不太确定自己听的有没有差,因为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直接被震晕过去了。”
陆水一时间没有说话。
剑一毁了某个人无数年的计划,这个人是什么人他不知道。
但是他记得剑一那天知道自己必死,他做了一件必然走向灭亡的事。
而且涉及的存在一点不低,甚至高于他本身。
这才导致他不愿意开头提这件事。
所以就是为了破坏那个人的计划?
“可以确定的是,那时候剑一还只是大道者,他晋升更高境界的日子应该近了,可是没有时间了吗?”陆水有些想不明白。
或许是因为真神就要陨落了。
“不管如何,真神绝对是那一天的核心。
她的陨落成为了必然,而陆是直接推动独一真神陨落的人。
剑一说过,陆的存在直接推动了时代发展。
而独一真神也因此加快陨落。
不过剑一那天到底干了什么?”
陆水不得而知,但是剑一的死跟这个未知存在的计划应该脱不了干系。
思考了下,陆水才看向叶新道:
“后来呢?”
刚刚陆水在思考,叶新没有打扰,他还顺便把远古时期的事整理了下。
所以陆水问起,他已经知道怎么回答了:
“后来就是彼之海岸再一次开启的日子。
我离开了彼之海岸,想要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顺便想办法确定外面有没有人可以救思瑶。”
说到这里,叶新头上的青鸟就低身蹭着叶新的头。
迷药玩偶:难逃恶魔总裁 小仙
陆水看着这一切,感觉是不是不太正常?
人妖殊途。
好吧,开玩笑的。
叶新以前也是妖,应该没什么心里障碍。
不过一只鸟跟一只狐狸,不敢想。
完全不是一个物种。
很快陆水急抛去了这些失礼的想法。
毕竟是可以化形的,跟人差别不大。
叶新伸手把青鸟抓下来,而后小心的放在手掌心,道:
“我离开了彼之海岸,那时候再也没有了独一真神的消息,因为那句话的缘故,我去特地去打探了剑一的消息。
得到的答案是,剑一在很多年前就陨落了,大概是在真神陨落的那个时期。
真神不在之后,修真界最出名的就是佛门佛陀,以及仙庭帝尊。”
“神众呢?”陆水好奇的问了句。
“我外出的是时候,神众貌似还没有兴起,不然我应该会去救助神众的真神。
后来我去了佛门。
顺便打听了一些关于独一真神陨落的事。”
“结果呢?”陆水问。
叶新摇了摇头:
“没有任何收获,听说那一天天被染红了,力量疯狂的洗刷修真界。
根本没有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除了一些最顶尖的存在。
当年我进入佛殿,也问了佛这个问题,希望能得到独一真神的消息,从而找到希望。
但是佛依然是保持沉默。
关于独一真神陨落的真相,几乎没有人知道。
知道的人也不愿意提起。”
陆水没有多纠结这些,叶新的实力毕竟有限。
目前来说他接触的人,剑一是最为了解当年的事,可惜他就是一缕神识不能多说。
今生路的玖有固定的数据库,这导致她什么都不知道。
或许把唯一真神送过去,就能从她哪里知道更多吧。
比如唯一真神的来历。
“那么远古时期结束的时候,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陆水问道。
他从净土那里知道,那一天同样发生了力量冲击,而且比真神陨落的那天还要强烈。
王女姬寻就是在那一天陨落的。
“知道一点点。”叶新脸色有些不好看:
“那时候的我心灰意冷,陷入了无止境的沉睡,可是巨大的震动直接惊醒了我。”
“发生了什么?”陆水问。
那一天应该发生了大战。
“彼之海岸被攻破了,空间破碎,力量如浪潮一般攻击着彼之海岸。
如果不是真神的力量护住了外围,彼之海岸可能已经不在了。”叶新心有余悸的说道。
不过很快就平复了心绪,继续道:
“因为力量过于强大,哪怕有真神力量保护,我都无法直视,但是我好像听到他们在交谈。”
“交谈?”路说有些意外,叶新别的不知道,但是总在关键的时候知道一点东西。
“我听到有人说:你道不争,为什么要阻止我,真神已死,你阻止不了我们。
大概就是这个。”
“听完你又晕过去了?”陆水好奇的问了句。
叶新:“……”
最后点了点头:
“后续的力量甚至超越了真神的力量,我承受不住,好在彼之海岸没有被摧毁。”
陆水一时间没有说话。
叶新说的那句话,他听过后半句。
真神已死,你阻止不了我们,他在预言石板听到过。
“你道不争,结合那个时代的强者,陆的可能性最高。
可剑一说陆是自己不想活了。”
陆水一时间想不清楚。
片面的消息就是让人难受。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貌似没有过几年,那时候我趁着彼之海岸的漏洞,走出了彼之海岸。
我想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我走了许许多多地方后,我才发现,不败仙庭破碎,苦海佛门干枯,不落神众迎来黄昏。
整个修真界破碎不堪,只剩下极少的势力,苟延残喘。
哪怕能与那三大势力比肩的道宗,也彻底没落。
鼎盛的修真界,仿佛倒退了无数年。”
“远古时期在那时候画上了句号。”陆水平静的开口道。
新的时代从那时候开始,或许中间还过渡了一些岁月。
但是之后就是他们这个时期。
一直延续至今。
修真界再也没有恢复往昔的鼎盛。
而在近日,三大势力突然冒头。
属于他们的时代,仿佛重新拉开序幕。
陆水没有多想这些,而是问叶新:
“你听说过预言石板,或者未来经吗?”
叶新思考了好一会,最后摇头。
他不曾听说过。
陆水没有再多问。
预言石板是三大势力留下,而他听到的那句话,几乎可以表明石板是远古时期最后一段岁月的产物。
为的是提防什么。
比如他的弟弟妹妹。
“难道我的弟弟妹妹比我还实力还强吗?”陆水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他觉得自己的实力应该不弱的。
但是弟弟妹妹能比他还夸张,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土龍傳說 郁卡德
如果不能比他强,凭什么预言石板的主角是他弟弟妹妹,而不是他呢?
随后他就不纠结这个了,幼稚。
总体来说,剑一的死可能是破坏了某位存在的计划。
而远古时期的结束,结合天机楼宇那边所知,那就是那些人可能在争夺什么东西,而陆在阻止他们。
陆大概率因此死了,没有人记住他。
“按剑一说的,没有人是陆的对手,他是自己不想活了。”
陆水觉得这些都是从旁观角度看,知道的不够清楚,如果能从当事人那里得知真相就能直接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绝色替嫁王爷妻
随后陆水转头看向石门的位置,或许能从那里知道一些东西。
“对了,你们知道陆家突然飞来的石门,是什么人留下的吗?”陆水问道。
“我看过那个石门,留下石门的人,实力远超于我,我这种级别的人,接触不到。”叶新低声说道。
他接触最多的强者是佛门的人。
策天闕 慕容湮兒
其他的,他都接触不到。
别人也不知道叶新这个人。
对比那些真正的强者,他显得平庸。
陆水表示理解。
相对来说,能从叶新这里知道这些也不容易了,远古时期的大致情况他有了概念。
缺的还是其中的细节。
真神陨落的那天,以及仙庭等势力消失的那段时间。
他想要知道的预言石板,应该就是在那段时期出现的。
弄清楚,他才能知道他娘亲是不是被他们针对了。
“对了,你还卖假药吗?”陆水抛弃了那些复杂的问题,觉得应该问问这个比较实在的问题。
叶新:“…….”
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