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z3f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第三百八十章 寒冰展示-k5kol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扈辄骑在马上,带领大军向南而去。
行未至半,前方的斥候便已经带来了消息。
“禀将军,周、王将军皆发来军报,秦军烧毁了渡桥、船只,向南退去。”
扈辄一喜。
“秦军果然退守安阳了么?”
在赵军的一众将领看来,秦军只有退守安阳这一条路。否则,待到赵国大军合围,秦军只有死路一条。
“让王并、周昭立刻准备,搭建浮桥,找寻船只。我军要尽快渡过洹水,合围安阳。”
扈辄志得意满。若是秦军退,那么必定威风扫尽;若是不退,则正是他建功之机。
扈辄看了一眼周围,天色未晚,不过暂时不必继续前行。
“就在此地扎营,命令长城上的驻军,尽快押送粮草、武备至我军大营。”
“诺!”
……..
赵长城。
赵爽靠着长城的城墙,感受着长城上刮过的大风,有些无趣,打了个哈切。
这是一个宁静的午后,随着扈辄的大军南下,长城之上的守军已经没有了不久之前的不安。所有的赵人都在等待着一个胜利,也认为他们一定能获得胜利。
毕竟,光是从邯郸发出的大军就有十万,再加上各地的守军,对于这突入赵境的秦军占有绝对的优势。
陪我到天亮 茉暯
也因此,这座长城也成了后方,相较于之前,守卫松懈了下来。
顺带着,赵爽这个徭役也变得空了下来。
“好城好水好风景!”
一声轻音传来,赵爽眉目一皱,转过了头,正见某种意义上他的熟人穿着徭役的衣服,走了过来。
尉缭一笑,也不行礼,走到了赵爽的身旁。
“汉阳君真是好兴致。前方大军鏖战,汉阳君却是犹有闲心,在此观城赏水?”
“你怎么也来了?”
“这次秦军攻赵,路数着实有异。我本想要去邯郸小巷找汉阳君讨教讨教,却只见人去楼空,佳人不在。也因此,我顺道寻了过来。”
“兵争之地凶危,先生来此,可谓危矣。”
尉缭一笑,似乎并不在意。
“汉阳君都不惧,我又有何好怕的?”
赵爽有些无奈,对于身旁之人,发作不得。毕竟,这是在赵国境内,一旦对方告密,接下来可是非常麻烦。
不过显然,对方没有告密之心,否则,来得就是赵军了。从某种程度上说,魏国也是乐见秦军攻赵。
如此,可以减轻魏国遭到压力。毕竟,东郡、邺地一失,魏国彻底成了一个小国。
“如今十万大军已经南下,秦军若是继续留在洹水北岸,与赵军交锋,则必败无疑。汉阳君此伐赵,就是如此收场么?”
“赵主将无谋,军中众将都是酒囊饭袋。虽众,不足为虑。”
赵爽轻轻一言。如今赵王信用郭开,权臣虽有手段,却不能选贤用能,所用者都是亲近依附者。这与当年,赵爽在赵的时候,相差太远了。
“汉阳君何有此意?”
“扈辄以为大军一来,秦军必退,就急着让人搭建浮桥,好兵围安阳。他手下的都尉居然连斥候都没有派。”说到这里,赵爽忍不住一声大笑,“赵国有这等将领,安得不败。”
听赵爽这话,他虽在战阵之后,可却对前方的形势了若指掌。尉缭陷入了沉思之中,忽然有了一层明悟。
难道……
只是,尽管心中已经有了模糊的答案,可尉缭仍然有些疑惑。赵爽身为汉阳君,食邑三万户,手下领地广大,有着一万余的私军。
焚心火 墨竹
可是他毕竟没有在秦国军中有军职,对于军队的掌控力难道会这么强么?这么危险的计划,即使有着成功的可能,可一般的将领也没有那个胆子去做。
更何况,听从一个不露身影的人话。更加保险与明智的做法,则是退回安阳。毕竟,没有费多少兵力,就攻下了那么一座重镇,便是大功。
尉缭有些不可置信,再看向赵爽时,耳边的一声大吼,却阻断了他们的思绪。
“你们两个闲聊什么,上面来了命令,快过来搬石头。”
这时候,一群徭役从赵爽两人面前走过,嘴里嘟哝着。
“妈的,这里离洹水就几十里,不赶快将秦人赶走,还中途扎什么营,运什么冰。”
一群徭役抱怨着。赵国主将没走多少时间,就扎下了营寨。重要的是,一群徭役被催促着装卸运往前方的物资。
尉缭苦笑,摇了摇头。
“看来你说对了。兵骄将怠,安得不败。”
说着,尉缭就跟赵爽走了下去,一起搬运物资去了。
…………………..
军帐连绵。
夏日闷热,仿佛空气都有些焦灼。
七星之光
扈辄在军帐之中,光着膀子,显得有些烦躁。
————
“将军,冰来了。”
曾经在邯郸城中想要收赵爽钱的都尉捧着一个冰盒,笑眯眯地走进了帐中。
扈辄看了一眼,骂了一声。
凶心鬼案 字字相印
“荒唐,这寒冰只供王宫。军中怎可用?”
那都尉一笑,挨了骂,却一点也不郁闷。
“将军,这邯郸谁不知道您劳苦功高,用些冰怎么了?邯郸城中有个大商人,专门建了一个冰窖,于冬日集冰,夏日售卖。这就是他孝敬您的。”
扈辄面色一摆,并未追究。
“也罢,下次不许了。让有心的人看见了,少不得在王上面前告我的刁状。”
“唉!”
那都尉一笑,撅着屁股大打了冰盒,从中端出了一碗莲子羹。
“将军,此番饮用正好。”
扈辄点了点头,端过了碗,问了一声。
“前方如何?”
“王并与周昭两位将军正在搭建浮桥,目前一切顺利。只待浮桥一成,我大赵之军便可度过洹水,杀败秦军的威风。”
扈辄挥了挥手,正欲饮用这碗冰镇莲子羹,却见眼前的都尉没有走。
“你小子还有事?”
“我在邯郸城中,见到一户商人有三个貌美的姬妾……”
“这种事情你和我说什么?”
“那商人为我赵国尽忠,怕是已经死在了安阳,为秦军所戮。那三个年轻的女子也是可怜,我正想着这次回到邯郸后,将她们收拢,献于扈辄将军与郭开大人。”
妃檐走壁
“郭其,你小子不会在其中尽了几分力吧?”
“将军明鉴,那商人一心为我赵国尽忠。我可没有一点逼迫。”
“知道了,去吧去吧!”
扈辄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待得郭其远去,大帐空空,扈辄心中有些落寞。
自从当年五国合纵伐秦失败,庞煖与赵爽一个失踪,一个死去,这赵国就变了。邯郸的军队与朝堂之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郭开的亲信。
到了现在,军风与当年,已经截然不同。
扈辄获得了权势的同时,邯郸的军队的士气却是每况愈下。扈辄也不知道此刻依附郭开所拥有的权势与地位,是幸运还是不幸。
扈辄摇了摇头,不打算理会太多,却听得耳边嘈扰。他走出了营帐,只见远方烟尘四起,那黑玄色的军旗无比耀眼,向着这边开来。
“秦…秦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扈辄手中碗哐当一下就掉在了地上。这一日,扈辄是从未有过的慌张与狼狈。